徐煜设计
有品质的设计!有要求的施工!尽在为理想而生的徐煜设计!

李彦宏绝地反击这一年:启用三匹狼遍访前五十大股东,撒钱追AT

徐煜 2018-3-28 互联网+ 评论 24 次

过去一年的大调整,让百度这个曾要被京东比下去的互联网巨头,开始展现“狼厂狼性”的一面。它在集中解决战略、产品、舆论、文化等系统性风险。但这家公司仍在从低谷向上的艰难攀爬中。

3月26日上午,李彦宏身着白色西装站上了中国高层发展论坛,宣称4个月后,百度Apollo与金龙汽车打造的自动驾驶小巴“阿波龙”将量产。下午,李彦宏又出现在百度与创业企业“小鱼在家”的合作现场,称要为这款售价599元的音箱补贴到“卖不起再说”。百度在全速提升AI落地速度。

而不出意外,3月29日,长跑8年的爱奇艺将登陆纳斯达克。这不仅会提高第一大股东百度的身价,更有可能缩小百度与阿里及腾讯之间的差距。

作为BAT三巨头之一,百度曾因错失移动互联网机遇,严重掉队。但经历过去一年的调整,这个一度要被京东比下去的互联网巨头,开始展现出“狼厂狼性”的一面:找准主赛道AI全面All in,稳准狠地将一些不符合战略目标的业务甩出;进行架构和人事大调整,让业务条线更清晰聚焦;全面甚至激进地修改人工智能业务落地时间表;加紧开放步伐,像阿里和腾讯一样构建生态圈。

这些动作最终传导到资本市场,让百度股价一年以来上涨了53%,最高峰时市值曾突破千亿美元。

而为了抓住AI这个百度再不能错失的机遇,理工男百度创始人李彦宏过去一年也像变了一个人,他走上《时代周刊》封面侃侃而谈中国企业家的抱负和责任,彻底放权来解决决策瓶颈和效率;还参加荒野求生节目,与女儿打造CP拍新年祝福视频,塑造一个层次更丰富、更具人性的领军者形象。

截至3月26日,百度的市值为800亿美元,与市值高达4600多亿美元的AT相比有不小差距。那么,这一年的调整能为百度未来成功闯关AI、重返BAT梯队打下基础吗?

人事大调整

“Robin(李彦宏)这一年最大的变化是时间多了,他会抓用户体验,最明显的是亲自盯手机百度feed流,之前他没有这么细的时间。”一位百度内部人士说。

李彦宏时间变多的直接原因是管的人变少了。一年前,媒体报道称李彦宏直接管的人有十几个,每天的工作节奏是不停地听人汇报。很多事情李彦宏不做决定,没人敢拍板,这导致百度内部决策效率低。

现在,直接向李彦宏汇报的高管只有三人,分别是主管品牌和公关的副总裁王路、CFO余正钧和集团总裁兼COO陆奇。

AI财经社注意到,他们三人都是最近18个月内加入百度的“新人”。从业务分工来看,百度引入三位高管的目的很明确,是要从声誉形象、资本市场和业务发展三个维度来解决百度的危机。而过去直接向李彦宏汇报的元老级高管们,与李彦宏已经隔了一层。

“空降部队”中王路加入时间最早,他2016年9月进入百度时,魏则西事件余波尚在,百度正处于有史以来最大的声誉危机之中。而深谙公关传媒打法的“媒体老司机”王路,正是百度急需的人才。

李彦宏绝地反击这一年:启用三匹狼遍访前五十大股东,撒钱追AT

主管百度品牌和公关的副总裁王路是位媒体老司机。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任命邮件中,李彦宏对王路的资深履历颇为肯定,提到他“在任职CBS Interactive期间,带领团队建立了多个垂直媒体矩阵,并完成了公司向互联网业务的转型;在美国互动媒体内容公司CNET任职期间,一手打造多个互联网媒体如中关村在线、爱卡汽车、OnlyLady女人志”。

舆论当时认为,一位行业老兵可能会让百度在品牌形象打造上更自如。其后,百度在公关策略上的确有调整,最明显的是掌门人李彦宏的形象变化。

此前,李彦宏一贯以理工男形象示人,不喜欢到处宣传造势,更喜欢待在公司。但去年9月以来,李彦宏平均1个月在外出席两次活动,频率明显加快。他还参加了贝爷野外生存真人秀节目《越野千里》,裸身爬泥潭,嚼牛内脏,这是他从未有过的形象,也意味着他愿意接受挑战。春节时,李彦宏向公司员工发出拜年视频,元宵节他身穿围裙给员工派元宵,这在百度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举动。

王路加入后,百度的公关团队风格也发生了变化,偶尔还走一下自黑路线。百度内部人士评价说:“总体看百度现在心态很开放”。这或许是其对外开放做生态必须先走出的一步。

另一位直接向李彦宏汇报的高管——CFO余正钧是去年9月加入的。他入职时,百度正经历与京东的市值拉锯战,面临着只差1%的涨幅BATJ的排名就要被改写的窘迫局面。这虽然是魏则西事件的余波,却是资本市场对百度彻底不看好的表现。

在加入百度前,余正钧是新浪及微博的CFO,主要贡献包括新浪融资及微博上市。特别在微博市值冲上200亿美元过程中,他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而来到百度的半年时间里,他最大的业绩是推动爱奇艺上市。知情人士透露:“爱奇艺上市有他的功劳,因为他就是做上市的。”

一位接近爱奇艺的人士透露,余正钧做事果断强硬,甚至还建议将爱奇艺上市的市场公关由百度相关部门一手承担。

除了前两位,向李彦宏汇报的最核心角色当属陆奇。

他是华人在硅谷最高职位记录的保持者,据说最爱两句名言:“人生是一场不停的、无情的战斗”和“向前、向前、永远不要停”。

陆奇曾成功领导微软转型。当微软传统业务增长见顶,他主导一系列改革转型云计算,让云上的Office 365超过传统软件收入。

他的履历无疑正中百度症结,因此成为百度的救火队长兼整改者。他直接操盘百度各大业务线,此前向李彦宏汇报的一众高管都改向他汇报,包括新兴业务事业群组(EBG)负责人张亚勤、百度搜索负责人向海龙、金融服务事业群组(FSG)负责人朱光、百度AI平台体系(AIG)负责人王海峰等。

“向陆奇汇报的,就不会去找Robin。这让Robin更有精力去把握战略方向和远期发展规划。”一位百度内部人士对AI财经社表示。

可以说,陆奇的出现解放了李彦宏,让百度终于有了张勇之于阿里巴巴、刘炽平之于腾讯这样的关键人物。同时也让创始“七剑客”几乎流失殆尽的百度,开始踏上职业经理人管理业务的新道路。

除了这个三人组合拳外,去年,百度还有另一位重量级角色回归——老板娘马东敏。她主管百度投资并购部。李彦宏曾说,“这虽不是百度的核心业务,但却对核心业务有极大的影响”。

过去一年,马东敏领导的团队动作不小,包括全资收购KITT AI、渡鸦科技、xPerception以及投资首汽约车、蜻蜓FM等。这些资本动作均是为了百度的AI战略服务。

李彦宏把控方向做战略思考,陆奇梳理业务做具体操盘,马东敏资本布局护航,这“铁三角”架起了百度All in AI背后的支点。他们的沟通顺畅与否直接影响百度的发展后势。一位知情人士向AI财经社透露,“陆奇和李彦宏、马东敏每星期都会面对面交流两次以上,沟通频繁。”

除了空降到百度的部队,过去一年,百度也有不少高管离开。去年3月,陆奇来了没多久,百度首席科学家、“AI的门面”吴恩达和高级副总裁王劲陆续离职,至此百度自动驾驶的“四大护法”吴恩达、余凯、倪凯、王劲已悉数离开。

这些人是百度在人工智能领域的金字招牌,此前孵化了百度两大关键人工智能业务:自动驾驶和DuerOS语音交互计算平台。

这些人离职后,曾有统计称至少创建了9家自动驾驶创业企业,甚至其在业务落地速度上都对百度形成威胁。去年12月,李彦宏终下决心,百度以“侵犯商业秘密”起诉前高管王劲和他所创办的自动驾驶企业景驰公司,这一杀一儆百的举动,试图把因人员出走给百度人工智能业务带来的负面影响降至最低。

信心保卫战

无论是李彦宏权利的下放,还是老板夫妻档上阵,陆奇在百度过去一年的改革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他要解决外部对百度战略和未来发展方向的质疑,但最先要解决的是百度团队低迷的士气。

吴恩达和王劲离职时,百度内部不少人曾担心,两位核心人物的离开是不是意味着百度的AI进展不下去了。到了去年6月,京东市值差一点就要超过百度时,内部人士直言:“百度很多人心里都觉得挺没劲的。”一些工程师纷纷跳槽。

这位关键先生开始对症下药了。他把微软时期的一个习惯带到了百度——拜见关键人士。此前,他总有一个“要见的人”清单,每个月,他都会去一趟硅谷,拜会形形色色的创业者和投资人。

在百度,这一招被用在了巩固对百度的投资者信心上。一位百度人士对AI财经社透露,陆奇上任伊始,就飞赴全球挨个拜访百度前50名大股东,向对方讲述百度的战略和愿景。“这种姿态本身就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在对内沟通上,陆奇也拿出相当精力重建员工的信心。“他很务实,直接面向基层解决问题。”

李彦宏绝地反击这一年:启用三匹狼遍访前五十大股东,撒钱追AT

据说勤奋的陆奇,每天只睡四个小时。图片来源于网络

自去年下半年开始,百度每个月都会开一场“新风会”,每期400个名额。陆奇是主持人,有时他也会邀请一些业务主管与员工面对面沟通。在“新风会”上,陆奇会回答各方面的问题,帮助员工了解公司的业务布局。

据一位参加“新风会”的员工透露,在沟通中陆奇姿态放得很低,不避讳,对问题对答如流。

“以前百度高管很少露面与基层员工沟通,陆奇来了后,员工能及时了解新政策、新架构、新业务,很多基层员工都觉得陆奇非常接地气。他还改革了百度内部的晋升制度,员工只要努力作出成绩就行。”一位百度员工告诉AI财经社。

百度内部管理流程也严格了起来,许多从前被忽视的安全生产红线被再次强调。此前实习生都有权限查看全公司的代码,一大批员工从百度出走后,做的都是竞品;有人甚至利用百度免费无限量供应零食和文具的漏洞开网店……

现在,这些漏洞都被堵上了,安全生产成了百度的红线。百度起诉王劲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陆奇改革的核心是业务逻辑梳理和组织框架调整。李彦宏提前给他做了铺垫,在陆奇加入没多久,李彦宏发布公开信称,“百度要淘汰没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如果做不出来,就别在那儿混了,别在那儿撑着了。该撤就撤,该关就关,该并就并。资源向我们有优势、战略上重要的项目去聚焦。”

为了确保自己对百度足够了解,陆奇保持了阅读公司代码的习惯。这让他“保持对公司核心系统和算法关键细节有理解,必要时与公司内顶级的工程师们能进行深入的业务逻辑探讨”。

陆奇将百度战略确定为主航道和护城河,主航道是内容分发和人工智能,护城河则是百度此前的优势产品搜索,而不相关、不占优势甚至带来麻烦的业务被裁撤或剥离。

2017年2月,百度裁撤医疗事业部,放弃在医疗O2O领域布局;去年8月,百度外卖与饿了么合并,百度继续削减不占优势的O2O业务。

在这期间,百度组织架构几番调整,总体思路就是把自动驾驶类的业务归到一起,智慧家居类的业务也归到一起,比如以前智能家居分在度秘、渡鸦、硬件生态渠道部、Raven Studio工作室等部门,每个部门隶属于不同的人领导,现在整合在一起,业务管理更便捷,汇报体系更清晰。

“陆奇很Positive。”一位百度高层对AI财经社这么评价陆奇对百度带来的改变。但也有人持观望态度,“变了不少,关键看能不能坚持下去。”

“激进”的AI落地战

“3月是我最忙乱的一个月,我的繁忙跟我的黑眼圈成正比。”百度度秘事业部总经理景鲲打趣说。这也是百度AI目前落地“被要求”的速度。

去年百度大力声明,将包括语音识别、语音合成等在内的语音AI技术“永久免费”。通过免费和平台策略,百度希望AI落地能打着滚地往前走。

“现在市场上的安卓手机,有一大半非常大的可能是百度语音助手,无论你用的是华为、vivo、小米、魅族还是金立。”百度首席架构师、百度度秘事业部CTO朱凯华说。

“我们会试图把DuerOS放在各种形式设备中。”朱凯华上周末出席投资管理顾问企业将门年度创新峰会时还表示。DuerOS是百度语音AI系统平台。

为此,整个3月,百度与各类企业合作的消息不断:百度以10亿元入股创维旗下子公司酷开,后者开发智能电视;百度再次增资激光无屏电视极米科技;百度与美的、海尔、TCL宣布合作。

就在今天下午,百度联合智能家庭终端创业企业“小鱼在家”,发布了智能视频音箱“小度在家”。“小度在家”售价599元,李彦宏称,这款音箱要补贴到“卖不起再说”。这种难得一见的补贴表态,体现了百度要争夺AI市场的决心。

这也是陆奇进入百度后的又一效果。此前在微软时,他把微软原本的产品更新周期从3年变成3个月,一些产品后来甚至做到日更。

现在他把“加速”带到了百度。4天前,5辆百度Apollo自动驾驶车在北京亦庄开放道路上进行路测,这是北京市首次颁发自动驾驶测试实验用临时车牌,百度也是第一家拿到测试资格的企业。测试车在京合法上路,离李彦宏提到的自动驾驶“大概三到五年时间会真正进入一个开放道路运行的状态”又进了一步。

百度自动驾驶计划落地最初喊出“三年商用,五年量产”的口号。

但在去年7月,李彦宏已经不满足于此前的2020年量产时间表了。他宣布在2018年7月率先实现在自动驾驶小巴车的小规模量产。百度还拉来了包括北汽、东风、福特等在内的汽车厂商合作,将自动驾驶技术向他们开放,以此获得行驶数据。

李彦宏绝地反击这一年:启用三匹狼遍访前五十大股东,撒钱追AT

李彦宏乘坐的百度无人车。@视觉中国

Uber的无人车事故也没有影响百度在这个领域的商业落地计划。

除了自动驾驶和智能家居这两大场景外,百度正通过百度云提出的ABC(AI+BIG DATA +Cloud)战略,进入清洁能源、制造业、金融等传统行业。去年,百度从包括SAP等在内的企业级服务商引进了一批中高层管理者,试图在企业级业务领域,将AI推入更多行业。

但百度仍面临AI业务落地的挑战。业内人士称,智能家居是个被透支的词,自动驾驶在未来几年不会有大营收,面向企业端的服务需要打通垂直行业。

过去一年,百度品牌为AI全面造势,百度组织架构为AI聚焦,百度业务为AI提速。但AI尚未给这家企业带来丰厚回报,来自其他巨头和新锐团队的威胁仍非常明显。百度已经摆脱了最危险的时刻,但要拿到人工智能时代的船票,它还有诸多关卡要闯,而离它回归BAT梯队,仍有很长距离。

 

没有标签!
分享本文至: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联合设计网
Theme by 徐煜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130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