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煜设计
有品质的设计!有要求的施工!尽在为理想而生的徐煜设计!

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

徐煜 2018-4-5 互联网+ 评论 14 次
360截图20180405093201022.jpg

 

4月3日晚9点,摩拜股东大会在北京东三环边上的嘉里中心举行,摩拜将以37亿美元的总价出售给美团,包括27亿美元的实际作价(12亿美元现金及15亿美元股权)和10亿美元的债务。摩拜单车此前被爆已经挪用60多亿元用户押金,并拖欠供应商约10亿元,加起来超过10亿美元。

美团以65%用现金、35%用美团股权收购摩拜单车,其中3.2亿美元作为未来流动性补充,A、B轮投资人及创始团队以7.5亿美金现金出局。

1.高峰时胡炜玮身价近100亿

作为创始人的胡玮炜终究能拿到多少钱呢?

“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的信息显示,这个公司主体的注册时间为2015年1月,其自然人股东中,胡玮炜持36.12%的股权,李斌和王晓峰的持股比例分别是29.25%和 20.0%的股权。

但不确定“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是否囊括了摩拜所有业务。因为腾讯目前为摩拜第一大机构股东,持股比例为10%-15%,拥有一个董事会席位。

有知情人士曾在今年1月透露,“目前胡玮炜在摩拜占股9个点左右,CEO王晓峰比她要少一到两个点”。

由于信息更新不足,目前无法准确获得在整个摩拜的架构中,胡玮炜所占的股份比例,所以只能从可能拥有最多股份和最少股份来进行估算。

如果按照最多36.12%的股权计算,7.5亿美元现金中,胡玮炜将可以获得2.709亿美金。如果按最少的9个点左右来估算,胡玮炜将可以获得近1亿美金。

这个结果对于在一年前的高峰时估值500亿人民币的摩拜创始人,身家估值百亿的胡炜玮来说是难以接受还是庆幸不已?

2.单车难立,寒冬险度过

摩拜此前被爆:截止2017年12月,摩拜持有现金37.52亿元,欠供应商10亿元,挪用用户押金60亿元。另外,摩拜每月运营支出超过4亿元,2017年12月单月营收为1.1亿元人民币,每车每天仅周转1次。

从摩拜内部获取的一份摩拜沈阳的运营数据显示,摩拜在沈阳投放总量约14万,正常运营的车辆约8万,丢失车辆3.5万辆,丢失率高达25%。3月份整体日周转率约为1.5%,约有20%的用户使用了月卡免费骑行。

摩拜在沈阳中街投放的共享单车

共享单车无法完成自我造血,恐怕是摩拜此次面临出售的主要原因。事实上,2017年冬天,对于没有拿到充足资金的摩拜和ofo来说,都是寒冬时刻。

由于资金吃紧,摩拜和ofo从2017年11月开始进行人员优化,多个城市的外包兼职率先被解雇,部分城市甚至在冬季出现运维近乎停摆的状态。

据摩拜南部和北部的运维员工介绍,2017年年末,摩拜总部开始通知各城市进行人员优化,兼职的运维人员在冬天被停掉或者变更绩效方式,从按天计工资变为了按件(寻找坏车)来计算工资。

摩拜北部员工对AI财经社表示,摩拜计划要在今年夏天实现盈利,因此人力成本和运营支出成了最需要缩减的部分,城市分部的员工原本说好的年终奖最终被口头通知取消。

另外,供应链方面,摩拜位于无锡市的共享单车工厂,顶峰时每天能够生产1.4万辆自行车。实地查看发现,工厂所在园区没有一辆摩拜单车的影子,流水线上再无工人忙碌的身影。一位尚在工厂的员工表示,2017年11月份开始,工厂就逐渐停工,工人从500人降到了200人,年前年后各走了一批。

多位摩拜的供应商对AI财经社表示,从2017年12月起,摩拜的订单就在逐步减少。“每月以大概几千辆的频率在产出,我们现在计划接滴滴青桔单车的订单。”一位天津的供应商说道。

3.摩拜只是二马之争的一步小棋

就在两天前,4月2日,阿里巴巴联合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全资收购饿了么,加剧了外卖行业的竞争,另外,如果不出意外,阿里将控股ofo。

本来摩拜团队还能最后一搏,据悉滴滴比美团更早接触摩拜,但滴滴只想入股,不想整吞——滴滴给出了6亿美元,以及45亿美元估值,但当时的摩拜计划融资约10亿美元,于是有了滴滴拉来软银一起投资。

据悉这一方案被腾讯否掉。马化腾的目的非常明确,让美团接盘,给美团更多的弹药来抗衡阿里系。对马化腾来说反正没差,滴滴和美团都是腾讯系的,而王兴和刘强东又是马化腾手下的不二悍将。

中国大多数互联网行业的竞争,都可以看作是阿里和腾讯的代理人战争,双方阵营的创业团队都是随时可以丢弃的卒子。

4.梦想还是要有的,不后悔走一遭

胡玮炜,原名胡玉兰,生于1982年,曾在每日经济新闻等媒体做过10年记者,10年间,胡炜玮的月薪始终在4位数到5位数中间挣扎。

2004年胡玮炜从浙江大学城市学院新闻系毕业后,进入《每日经济新闻》经济部成为一名汽车记者。后来北上到了北京的《新京报》,随后又跳槽到了《商业价值》和极客公园做和汽车相关的报道,这一干就是10年。

她把少女最美好的时光给了媒体,给了汽车。和其他大学生一样,胡玮炜参加工作也是从4位数的月薪干起,而传统媒体行业因为受到互联网和新媒体的冲击,她的收入一直没有质的飞越。

辛辛苦苦在汽车记者这个职业上干了10年,她的月薪也不过刚刚过万。

胡玮炜逐渐意识到给别人打工的职业生涯,并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媒体行业的低收入让她觉得,并不是对自己价值的体现,尤其和汽车圈那些从业者的收入相比,让她觉得没有尊严。

于是,2014年,她辞职了!那一年,她32岁。

有一天,她和一些投资人在一起聊天,当时一个天使投资人说:“哎,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做共享单车呢?用手机扫描开锁的那种。”

此话说出之后,遭到在场的人的反对,因为在中国几乎每个拥有自行车的人都有过自行车被人偷过的经历,“共享”这肯定不可能!这件事情的难度太大了,别人都退出了!

胡玮炜听了这句话后,有一种被立刻被击中了的感觉,她马上就说,我可以做这个。

创业肯定不是一帆风顺的,持续有半年时间,摩拜融资困难,为了让项目继续运营下去,她甚至去借高利贷。

“外界只能看到光鲜的一面。最重要的是,你愿不愿意拼了命地去做这件事情。”胡玮炜说。

5.“剩下的事交给大人”

强势如王兴是不可能让摩拜团队在今后公司事务上面指手画脚的,胡玮炜们的故事就到此为止了。

或许摩拜是一家有情怀有野心的公司,但败在内忧外患。资本永远只是助推剂,最后还是要你连本带利还回去。

可能胡玮炜对于这个结果也并没有不开心。不管怎么说,作为史上上位速度做快的记者,员工口中的“胡阿姨”,终于可以回家陪陪儿子。

看完了就完事儿啦?

 

没有标签!
分享本文至: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联合设计网
Theme by 徐煜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130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