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亚光亚对装饰行业的前车之鉴!2012-7-4 徐煜 行业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行业资讯  >  南京亚光亚对装饰行业的前车之鉴!

亚光亚南京公司转让始末

 

                     ----许政治有话要说

 

 

 

我是亚光亚南京公司法人代表许政治,半个月来,我一直隐身在家,手机关了,断绝与外界的来往。这二天,网上关于公司的负面新闻不断,公司已经基本处于无政府的倒闭状态,材料商、项目经理、业主们不断的上访,给政府带来了很大麻烦,给社会造成重大影响。我的心犹如刀刺般的疼痛,我的身好像掉到冰窟一样寒冷。事态的发展如此迅猛,公司的转折如此之快,超出了所有当事人的想像。八十岁的老父因我的公司转让受刺激于127撒手人寰,现在我重孝在身,面对这突发的事件,面对对我的指责,我还是通过网络将事实公布于众,并说说我要说的话。

 

    转让起因

 

亚光亚装饰南京公司是我独资创建的一个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0710月。职业经理周星宏是我在当年淮南老家装修新居时给我施工的工长,结识以后,相处甚洽。他头脑清晰,处事机智,知识中上,尤其是他对装饰行业工程管理与工序把握方面有着非常的独到之处,这些都博得了我的信任。于是,经亚光亚装饰北京总部外埠总监洪天顺牵头,在南京成立了加盟公司。

 

公司成立至今,我本着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原则,把公司的经营权完全交给周总,对公司的大小决策基本做到不插手,不过问,不干涉。周总也怀着对我深深的感恩之心,的确在创建、管理、发展公司方面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他的才智得到了最大的发挥,公司也从名不见经传发展到了南京装饰行业前三甲的地位,得到了很多的荣誉与赞扬。由于公司经营的迅猛扩大,公司在赢得市场声誉的同时,只要业务量稍有下滑,资金问题便捉襟见肘,同时经营管理方面的弱点与不足也逐渐暴露出来。我是一个草根,本来并无多大资金实力,依靠我自己个人的力量已经完全不能支撑偌大的公司的继续向前发展。今年9月份后,我去过公司二次,几件事情让我如坐针毡,汗毛倒竖。第一,我去公司本来不多,最多一月二次而已,今天去第二天返回。以前我去时周总都是整天陪着我,或下工地,或去分店,或在办公室,但这二次,周总上午与我见面后,二个下午都找不到其踪影,所有与其能接触的人的电话都不知去之何处。他既无公事,而二次也都在夜十点以后才得露面。这使我非常难受,我在尚能如此,我不在时,他岂不更加逍遥?!联想我的亲人与儿子这二个月一再向我说周很多时间都不在公司的话,我不得不信,更不得不怕;第二,九月底我去时周召集了一次部门经理会让我参加,看到各部门管理人员信心不足,畏难情绪过重,我发了言,批评了他们。但周总大为不满,出门开车时倒车竟撞了别人的车身。我的心更是一阵紧抽。我已经意识到这个公司我已失去了说话的权利;第三,十月份,周总带着乔木副总共四人开车去巢湖处理业务,四人住的是高级酒店,一夜连吃带住花费了3800多元。什么业务让他们如此铺张?什么优异的业绩让他们为所欲为?在公司资金如此紧张的情况下,他们不是为公司去处处着想,而是在明目张胆地在挥霍!周总的一支笔无人左右,公司财务的各项关于出差报销的制度规定已是一纸空文,一个摆设。三件小事,以小见大,现在的公司现在的人员已非前二年所比,照此下去,我的抱负我的事业将断送于此。由此,我坚定了把公司转让的决心。

 

    转让谈判

 

在周总的管理下,公司三年多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公司的品牌影响也在南京家喻户晓,公司有着近七十位优秀的设计师,有着八十多位实力很强的项目经理,还有着各部门踏实敬业的员工。总部加上四个分店的业务分布着南京各个角落。转让的意向出去后,便有数个单位和个人与我接洽。有合伙接手的,有个人想收购的,还有风投想一次性买断的。这些都说明公司是有很大价值的。十月二十八号,我怀揣着一份与人已经签订好的并有我依然占有着股份的转让协议,与我乐装饰的陈礼军先生再一次地进行了洽谈。陈先生与我是第二次见面,但他身上有几点让我钦佩折服。一是年轻有为,虽而立之后,我乐装饰已经在全省有着28个直营分店的公司,这对任何一个装饰公司都是可想而不可及的;二是他精明能干,有着缜密的经营头脑。在经营的各个成本环节都锱铢必较,这是企业管理者必须具备的优良素质;三是我乐的资金实力雄厚,陈先生自已给排了一下,在当前南京装饰公司中,他的资金实力应该是在第四位的。除此之外,我乐公司 已与上市公司谈妥,把收购的公司纳入我乐的一个关联企业,利用亚光亚的品牌形象和业绩做大这份蛋糕,以备进行二级市场的增发。对此,陈先生不赞成我继续持有股份,因为这样会在上市公司增发时产生问题。这样的前景,加上我们在谈判中所给予我的补偿,我觉得与陈先生的合作对我有着更大的好处,能确实保证我的投资利益。我们之间最大的分歧依然在债务方面,由于我对公司的财务并不完全了解,除第一年即08年上半年公司给我有一份报表外,公司的财务损益表我一概不知,我相信周总与我委派的财务总监,放心让他们去做的,直到2010年,财务反映周总老是从公司违规借款,我才让财务每天给我发一份日报表。这二年我始终催促周总与张总监把完整的年报报给我,但一直没有得到回应。这次转让,周总说是负债为500万,陈总说,按正常核算,应该为数字上下浮动的40%,即为700万,因对装饰的不了解,我也怕多于这个数字,所以我坚持了800万。陈总最后也同意了,我们达成了一致。这其中,包括江苏银行的200万元贷款,到12月必须清还的。整个谈判过程,我们共进行了四次洽谈,期间气氛十分融洽,陈礼军先生对此次收购也是志在必得。在达成一致时,我与陈先生,刘大龙夫妇,还有我的妹妹许洁,还有陈先生要收的徒弟即我的儿子六人在场,在1030日晚签了字。

 

按照合同所列,我们第二天上午去了白下区工商局,把企业的法人变更及公司营业执照的变更手续一一办理完毕。本着对双方有利的原则,我们都没有坚持在转让前进行账务核查,因为,转让的风波已经在业内相传,公司员工已是人心不稳,十月份的产值因公司转让的消息受到相当大的影响。本来计划700余万的产值只完成了360万。如果再核查半月,弄得沸沸扬扬,人心浮动,不仅对我是个最大伤害,也是对接收者的最大伤害,陈总与我在此方面无任何异议。工商变更手续变更后,下午五点半,我让行政部通知召开了部门经理负责人的会议,把情况向大家说明后,由陈总继续安排接收后的工作,我便离开南京回到淮南老家。

 

我乐接手公司,第一次就答应先付500万到公司帐上,并以800万出资收购,我没拿一分,空手回淮,绝无什么携款而逃之说。至今,公司帐上依然还欠着我的数百万融资款。也有人说我与周总狼狈为奸,因当时我对周总意见很大,从转让前至今我与其没有通过一次话,有通话记录为证。至于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对我进行辱骂,有理说理,请闭上污秽的臭嘴。

 

    接手经营

 

我乐接手后,陈总便率领人员进驻公司,全面接管了公司行政财务工程等各部门,一切按部就班有序的进行着。十一月八日,当财务审核债务达到1000万时,陈总的姐姐便到工商局把变更手续抽了回来,并且一直在投入资金方面予以干涉。因我乐的资金由陈的姐姐把持,陈也无奈。此时,我乐方面便想推翻在与我的转让合同方面约定的补偿部分。当刘大龙总经理与我沟通后,我觉得只要公司能在陈总经营下并再创辉煌,我便答应了如下条件进行让步:一是暂时不要每月给我的不低于五千元的生活费,二是我的车二年后贷款还清后交予公司,不再属于我的资产。三是陈保证半年后公司持平,一年赢利,三年各给我百分之二十的利润我分文不取。13号,陈总刘总与我在江浦见面,当时审核的负债已达1200万,我被迫又改为生活费不取,三年赢利不要,我的车交给公司抵押贷款助其度过难关。同时,还将我妹妹的一套南京住房交给陈抵押。陈总对此较为满意,刘总说就不再签订补充协议了。达成一致后,我又返回了淮南。事后,陈总要我妹妹家继续还房贷,我妹妹的婆婆听到消息后,坚决不同意,把房产证收了去,房子之事就此搁浅。二天后,我把车子开到南京,送到公司。

 

中旬以后,为消除业内外对公司的负面影响,我乐公司在稳定公司内部的同时,在《南京晨报》发了题为上市公司德华集团携全系列产品入主亚光亚的报道,1124日还在各媒体及网络上发了题为亚光亚首次出面证实 强强打造大南京’”的报道。但由于投资不到位,其收效甚微,给员工的心理方面造成一定的影响,员工思想波动较大,公司不稳定的因素逐渐增大,我给刘大龙总经理打电话指出了这些问题,陈遂后给我来了电话,认为自己是有能力有实力的,我只有权当没说。我的担心并非多余,因接收这么大盘子,首先要以资金实力稳住大局,方能稳住人心,只要人心不动,经营继续进行,以公司现有人员的能力,每月产值在500万以上是完全没有问题的。稳定了人心,稳住了产值,再辅之陈总的精细经营,这个公司才能走出困境。鉴于我乐方面出资较慢,我感到了深深的担忧。公司内部不稳,再加之材料商、项目经理对公司丧失信心,公司前景堪忧。

 

是月底,陈总不知从何考虑,将已经离公司而去的周星宏请回,继续任总经理。由于家人对周总有气,全都忿忿不平,不愿在周总的管理下工作,我妹妹许洁与我儿子许君实便相继辞职离开。12月初,当我的老父得知其事,于7号傍晚抱憾离世。在处理老父善后之时,陈总刘总及太太陈姐给我发了唁电:

 

惊闻令尊大人辞世,不甚悲哀,已委托刘经理代办吊唁一事,没能亲往,请大哥见谅。还望大哥节哀保重!陈礼军 大龙 美玲

 

此时,公司更是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双重的打击,我更是身疲力竭,身心交瘁,于是便关了手机,断绝了与外界的沟通。

 

15 号以后,果不出所料,由于应付的材料款工程款不到位,公司形势急转直下,砸办公室的,扯横幅讨债的,去政府部门请愿的,事态连续不断,直到今天,人去楼空,公司已经处于倒闭状态。

 

    谁之过

 

一个位列南京装饰行业前三甲的品牌公司轰然倒下,虽然她是一个民营的加盟公司,但依然让人吹嘘不已,扼腕叹息。21号,不知谁又在公司微博上发了倒闭的信息,创造了全国第一例,更是造成了轰动。四年的苦心经营,四年数百名员工的辛苦努力,四年的辉煌足迹,全部化为乌有,随扬子江水流逝。

 

我作为公司的法人代表,出资人,感到万分痛心。我说过,一生的心血抛洒于南京,一是证实自己生存的价值,二是为南京的发展作点微薄贡献,三是为大家创造工作条件,四是为我的亲人朋友争点面子。成功了,我的一生在此划上个句号,失败了,我的一生也就此划上句号。我已年近六十,来日不多,今后的事业拼搏也将是一个泡影与空谈。

 

造成如此局面,谁之过?无庸讳言,我将负有不可推卸的法人责任。该我的责任我必定要负,这些天,我的强硬性格使我坐立不安,我想出面说出自己要说的话,我想去政府公安等部门去澄清那些不明真相的人对我的指责。如果我触犯法律,我更无惧去投案坐牢。但家人亲戚及众多的朋友都阻止了我,让我冷静。他们认为现在此时出面,一是我的安全不能得到保障,二是我更解决不了目前的乱局。

 

公司已倒,究其原因,近年的经营不善,管理混乱是重大因素。尤其是一些掌握公司管理权的中高层人员私欲过重,把公司当作捞钱的平台,造成公司的严重亏损,也给公司的日后经营埋下了重大隐患。但欠债的一定要还,我想当公司走上破产清算之时,法院会做出公正的评判,让该吐的吐出来,该还的还出来。四年中,我没从公司拿一分钱,包括我几年中来往淮南与南京的费用都没在公司报销,就连精明的周总在自己买电脑等物品时也同时买了给我,而我的全都从我的投资款中扣除,则没占用公司的一分资金。周总一直也想尽早地把我的投资款还给我,只要公司资金宽裕时,都及时地能给我一点。因此,我也一直认为周总对我没有叛逆之心。

 

我乐公司接手后,没有以转让合同所列进行操作,迟迟不能出资到位,仅是想从公司这个平台上以小搏大,以小的资金去操如此大的盘,以廖廖几个管理人员去管理如此庞大的团队,并幻想能从这次并非平等的收购中捞取更多的好处与便宜,这更是十分错误的。至1220日之前统计,我乐公司出资320万,其中还包括利用公司平台从材料商手中融的75万,实际出资仅200余万,公司岂有不倒之理?!

 

关于我乐公司单方面核查的1800万的负债所列项目,我对此并不清楚。在接手经营了一个半月内,我乐将公司的车辆等固定资产变卖,将人员大幅度调整,都违背了签约时三个月内暂时稳定的承诺。如果将公司的在施工地都列为负债,这也是不能成立的。我乐的接手,是应该将公司注资后进行良好的经营与管理,而不是对公司进行清盘。犹如对一个患病的人要进行良好的对症治疗,而不是把它弄死。本来的病症可用五千元即可治好康复,但你把它弄死后,可能是五十万都挽救不了它的生命,企业同理。如果要对公司进行真正的核查,那公司的有形资产无形资产以及债权等相加后除去债务后,能否达到800万还是问号,即使是超出部分我应承担的债务,也应该依转让合同规定,于三年后结算。12月中旬,我接到了我乐公司聘请的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函,说要中止合同,并根据情况起诉我,这更让人感到可笑而可悲。其情更同你娶了一个妻子,一个多月你把她摆弄的奄奄一息,这时你则要毁约退人,我想不仅任何一个娘家人不会同意,法律也不会同意的。公司四年,我已经耗尽了我一生的积蓄,现已囊中羞涩,我无钱去起诉有侵占公司财物嫌疑的人,也无钱并更不忍心起诉内外交困卷在矛盾漩涡中的陈总,我只能被动地等待着我乐公司的起诉,等待着众多业主众多材料商等对我这个法人的起诉。是非曲直,自有论断,法律也更会以公正公平来解决这些问题。无论是还我一个清白,还是在牢狱里度过残年,我都会以淡定平静的心情来迎接它。

 

最后,我对我鲁莽冲动的出资举动,独断专行的直率性格,对我的轻信无知与不懂法律而造成的后果,向满怀期望而失望的我亲爱的老父亲道一声:儿子不孝,对不起!向为我而牵肠挂肚颠沛流离的妻儿道一声:对不起!向关心帮助我的亲人及朋友深深地道一声:对不起!向此次公司倒下后受到伤害的材料商、项目经理、员工们道一声:对不起!

 

人生无常,潮起潮落。当我回想起青壮年时满怀抱负,要为国家为社会为家人做出自己的一点事时,心中不免涌出阵阵伤感。无情的现实将我一击不起,将我那些希望与抱负化为泡影。

 

今天是西方的大年三十,我想起了小时候读过的童话《卖火柴的小女孩》,其心境与小女孩都是一样的凄凉,公司没了,梦想灭了,有谁能为我点燃那根让人看到希望的弱小火焰呢?

 

或许,这就是人生吧!

 

                 

 

                        许政治于2011.12.24圣诞平安夜

标签: 徐煜设计 徐煜 壹零壹 徐煜空间设计 壹零壹装饰 壹零壹空间设计 北京装修公司 北京装修 北京二手房装修 北京装饰公司 徐煜设计工作室 南京亚光亚 北京亚光亚

分享本文至:
© 2018 101SD 京ICP备15013074号